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育杭育(北方来客)博客

新浪微博:黄山王劲松【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音乐人(作曲、钢琴教师) 大学客座教师 专栏撰稿人 出生于1978年。2002年举办过个人钢琴音乐会,2015年、2016年安徽省文化厅事业单位公招命题专家。 已发表40余万字专业、非专业文论于国内外各类报刊。文字类代表作《再听<黄河大合唱>系列》《大历史视野下的红色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音乐类代表作《我家就在新安江》《好了歌》《老街、老街》。 业余从事钢琴、声乐等专业课教学,有数名弟子在省级以上钢琴比赛上获奖,有数名弟子成功举办钢琴独奏音乐会,有十余名弟子考入国内外音乐院校(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画、诗、剧,“只要你听着我的歌儿落了泪” ——观话剧《随黄公望游富春山》  

2017-02-27 11:14: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画、诗、剧,“只要你听着我的歌儿落了泪”

——观话剧《随黄公望游富春山》

 

                  2016文化部文艺评论班   王劲松

 

2016年岁尾——124日晚,得机缘,在北京中国国家话剧院小剧场,观看了根据当代著名女诗人翟永明的长诗改编创作的同名话剧《随黄公望游富春山》。

演出结束,步出剧场的刹那,突然,心头吟出一句诗来——

    只要你听着我的歌儿落了泪,

    就不必探出窗儿来问我“你是谁?”

这是中国现代派著名诗人冯至先生在叙事长诗《蚕马》中的句子,此时,最能描摹我的心境。

之前,这部话剧因为关涉几个重要人物与关键词,让我满怀期待,如:黄公望、翟永明、富春山居图、当代诗歌剧(话剧)。

黄公望,史册记载,1269年生于南宋风雨飘摇、大厦将倾之际,1279年陆秀夫负少帝于崖山蹈海时,黄公望虚岁11,刚刚少年。元末,1351年,王朝衰世,民变四起,朱元璋张士诚割据大江南北,并最终导致元王朝终结,1354年,黄公望86虚,殂于杭州。公望先生作《富春山居图》的时段大概就在13471350年,甚至可能直到生命(1354年)尽头。

翟永明,生于1955年的当代女诗人,1980年代初以《女人》组诗闯入诗坛,1986年底离开体制自谋生路,1990年去国,年半余归来,1998于成都开设著名的“白夜”酒吧,策划举办了一系列文学、艺术及民间影像活动,旋即成为成都,乃至西南的文化地标。创作不辍,持续有作品问世,屡获各类文学奖项。

这样两个不同时空的人物之别样生平已然引起我的好奇与追索,激发我代入式的思考,浊世红尘之中何以兀地生出此等人物?!抑或只能对曰:天地造化耳?!

黄公望的长卷“富春山”描绘的是富春江流域初秋时节的景色风物。富春江上承源流于皖南徽州崇山中蜿蜒而来的的新安江,下接东入大海的钱塘江,流贯浙省桐庐、富阳,地理上是自梅城以下至芦茨埠附近之峡谷段。我从徽州(现黄山市)来,家在新安江畔(屯溪),闭目遐思,富春与新安,烟波山色其实一脉相连,心里油然的亲切感。

当代诗歌剧,词语一入眼帘,几个标签式的词反射似的蹦了出来——“前卫、探索、实验”,会有怎样的呈现呢?

嗯,我是带着问题走进剧场的。

                         

                             一、

三幕剧,“四加一”个演员,90分钟的戏,极简的舞台装置——

如幕布一样大小的素色轻纱置于二道幕,把舞台前后大约三二比例分切,轻纱之前、舞台右侧,一挂卷轴从天悬挂,曳地而下呈于台前。长卷乎?嗯,字幕亦时呈其上。挺好。

演员纱前纱后,上场下场,“卖力”的表演,作为观者,时空的浩渺,历史的沧桑,现实与理想的拷问和冲撞,百年黄公望、当下翟永明、永恒富春山,丰富的、立体的,带着各自的信息,等等,都来了。

当然,这,也是“它”要告诉我的,看到了,也感受了。

表现手段上,现代舞,非主流的大段肢体语言,表现纠结、矛盾、挣扎,有张力,很高冷。中间插入的一段模拟皮影戏,在淬不及防的切换中,传统也很现代,作为戏中戏,呈现了这幅画数百年辗转于途(各藏家)几个关键节点上的命运遭遇。答非所问始终两张皮的一段“插播”相声,看着嘻哈乐,其实无底伤,展现的是诗人笔底,或者说已经神游物(画)外的基于“画”的“当下”之思。这,其实不就是是我们现代人在当下的俗世生活中所经常面临、甚至无法回避的无奈与悲哀吗?!

作为背景进来的诗人原音吟诵和采样音乐的运用,与演员的表演倒是没有违和,只是略感不足,不只是多与少的问题,是火候的掌握与音响的厚薄与丰富性总让人觉得“不是恰好的时候”,与炒青菜一定要热锅荤油是一个道理。

“四加一”中的的“一”,写诗的女子,剧里剧外、画里画外、诗里诗外,是编剧导演把“诗人”也置入了剧中,作为一个角色,“带”着、引领着观者,言说、叩问人生俗世的常态生活与追寻心灵家园的千年悖论。

 

                                 二、

观剧之前,细读了长诗,是随着当代诗人翟永明的眼睛与体悟品味了一通古代画者黄公望的富春山水,轻吟诗句,漫展画卷,从画里一会儿跳进,一会儿跳出。跳进的,是十四世纪农耕文明时期的江南风烟和画者的笔底世界;跳出的,是二十一世纪工业信息文明的今天和对于今天诸多社会问题的思考、求解。

一个“曾经的”当代先锋诗人,书写了可以代表着一个逝去的历史阶段的中华传统文化精神的文人画的个人化解读,看似“先锋”颔首“回归”,其实古人今人虽相距数百年而共鸣。水墨画与现代诗,表达的工具手法迥异,展现的精神实质相同,都是世事人情通达悟道之后的“我之视野”——腹蕴万壑不平气,心怀千古大慈悲。

“江山不用起稿,竟无一丝俗气”,富春江岸富春山,春景是葳蕤的,夏景是绚烂的,冬景是萧疏的,唯有秋景是苍远的,这是浅绛的色彩,雄浑的格调,在拉近与推远中,在“平远、深远、高远”的抒情写意里,在俯仰眺望时代人生的咏唱中,这是黄公望的视野。

黄公为何如此选择?

我想,这既是大历史时代背景下的框定,也是个人小环境际遇的助推,偶然必然之间,不世出千古长卷,中华文化之幸也。

“手卷即电影”,黄公望的浅绛山水,有“超然胜之”的老境之态,像是气势磅礴的交响乐,起伏折转,强弱变幻,撼人心魂。翟诗人阅读山水,聆讯画中“音响”,叩问思考,带着极具个人化的表述,传递出的是一个虽然壮年已逝、年近花甲,却依然伫立潮头的当下前卫女诗人的悟、思、感。

   公望之画,永明之诗,看过读过, 都是精绝奇妙,令人叹服的,勾沉起我年少时读过的句子——“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

世间美好的东西,总是会不经意就长留在心底里了。

   话剧,或者说诗歌剧呢?

此剧三幕,分别是“他们为何写诗?”、“观画叹何穷”、“我的心先于我到达顶峰”,每幕又各有三场。观剧同时,我也在问自己。

看懂了吗?

嗯,好像也还有迷茫的地方。

没有明白吗?

但是,也戳到了我的心。

 

                                     三、

就此剧而言,从表现手段来说,已经不存在艺术形式之间的壁垒了,好像障碍都打通了,敢于借鉴使用能够运用的一切传统与现代,甚至前卫的艺术手段,表达诗人、编剧、导演想要的舞台艺术呈现,比如大段落的现代舞,比如模拟皮影戏,比如背景音乐上使用采样拼贴非乐音音响,等等。

这种探索和尝试的成功,当然打破了话剧艺术技术层面的某些天然局限,同时在未来对于传统艺术形式的创作表演也提供了某种意义上可能的“反哺”,是积极而良性的艺术形式之间的互动交流。

但是,我观此剧,肯定的同时,在舞台呈现的不少地方也有一种“为了技术而技术,为了手段而手段”的感觉,而不是一个艺术作品的生产者创作者应该遵循的所有的技术手段应该服务并服从于作品本身的律则体现。

比如,大段的现代舞肢体语言用多了,就显得沉闷冗长了;过多的采样拼贴音乐貌似深刻、理性、思辨,但是却忽视了作为全剧配乐功能的背景音乐(音效)不应该挑战我们对于音乐自身旋律、音色、音响效果等,长期形成的的感性听觉习惯,强拗我们的审美,只见花样繁多的技术,而少了些美的心灵抚慰。

对于剧作的三幕,每幕三场,最后的开放式结构,设置上都是可行的,类似于器乐作品里的奏鸣曲,问题在与情节与表现上的取舍,毕竟,剧之前有诗,诗之前有画,画、诗、剧,都是要通过“艺术主体手段”来表达思想的。

在舞台呈现,服装上“”三黑一红“与舞台美术(装置)上,我认为在设计上是简约而恰到好处,这是可贵的优点,是小成本制作应该学习的榜样,“简”不意味着“陋”。

 

 

当代实验探索性的前卫话剧,大多数给人留下“艺不够,思想凑”的观感,而且,到最后,不但少了或者说冲淡了“艺”,连“凑”上来的思想也成了“猪油做的蛋糕”——倒人胃口,这,恐怕也是当下“先锋艺术”“故作深沉状”的一种常犯通病,或多或少的存在于多数作品之中。

我想,任何艺术形式,最终的指向,都如文首所引冯至诗句中的意像,“动人则妙”。

回到话剧《随黄公望游富春山》,希望保留并强化已经触动人心的内容与段落,能够在舞台呈现上中和传统与前卫,不再过于计较技术手段上的奇与新,而是在于审美情趣上的高与下,吸引到更多的普罗大众。

艺术,说到底,我认为,应该是“感人”的,而不是“赶走人”的。

您说呢?

 

 

 

 

 

 

                                               ——2016-12-8

                                                   2017-1-3 定稿

 

 

 

王劲松     13305593203     bflkwjs@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