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育杭育(北方来客)博客

新浪微博:黄山王劲松【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音乐人(作曲、钢琴教师) 大学客座教师 专栏撰稿人 出生于1978年。2002年举办过个人钢琴音乐会,2015年、2016年安徽省文化厅事业单位公招命题专家。 已发表40余万字专业、非专业文论于国内外各类报刊。文字类代表作《再听<黄河大合唱>系列》《大历史视野下的红色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音乐类代表作《我家就在新安江》《好了歌》《老街、老街》。 业余从事钢琴、声乐等专业课教学,有数名弟子在省级以上钢琴比赛上获奖,有数名弟子成功举办钢琴独奏音乐会,有十余名弟子考入国内外音乐院校(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六十一、再听 《黄河》之十一——起点,终点(三)?  

2012-10-17 09:2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为何不是当时国内一流的词曲作家,而是一个革命文艺小青年与一个留洋归来尚未在专业领域有所建树的“海龟”创作了《黄河》?

我的认识是,有此结果,既有历史的必然性,也有历史的偶然性。

必然性在哪里呢?

创作者的自身素质条件、所处环境、精神意识。换言之,在一个恰当的时机,一个已经做好了各项准备,包括专业准备、思想准备的人,到达一个足以触发其完成历史使命的时间与空间的节点,顺势而为,做出并做成了某项事情,是为历史必然性。

偶然性在哪里呢?

创作者在那一历史时刻的因缘际会,各种偶然性的因素合力把他摆在了那样的舞台,扮演了那个角色。星海先生与光未然曾是在上海时期的旧相识(193756月间因群众歌咏活动相识),后(1938年春)在武汉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共事,从事抗战的宣传,主要是群众歌咏活动。1938年冬,星海应“鲁艺”聘,赴延安,与光未然偶遇,并应邀参加了诗歌朗诵会,被其由长诗《黄河吟》改写而来的歌词《黄河大合唱》触动了。这种偶然,就像赶考途中借住在普救寺的张生遇上了随母亲一道前来进香的崔莺莺,竟而上演了一出千古佳话。

《黄河》作品本身,能写出这种水准歌词的作者,在当时不少见。光未然(张光年),上过中学,做过小学教员,闯荡过大上海,此前发表过一些文章,自称曾经“也算是亭子间里的小文化人”。在当时奔赴延安的几万革命的知识青年里,这一学历和履历,或者说类似出身条件,实际上是比较多的、平常的。

这部作品的文字部分对于当时大多数的文学青年、作家诗人来说,驾驭起来基本上不存在技术上有多么困难,难以逾越的情况。就拿延安时期的一些当时就已经比较出名的像贺敬之、郭小川、李季、何其芳、魏巍、塞克等来说,如果比对一下他们此前已发表作品的笔力,相信亦能有如此的认识。所以说,词作方面,机缘的成分多一些。

但在作曲方面,中国新音乐,从学堂乐歌算起,至此也只有短短的30来年的历史。从一片空白的全盘学习,到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创作,而且是一个大部头的作品,30年,显然是太短暂了。因为这方面的群众基础尚是非常的薄弱。

特别是,现在回头来看,在当时(1939年前后)能够基本上具备驾驭《黄河》这种作曲水平的中国作曲家,整个群体的人数十分有限。因为正正经经考虑篇章结构、曲式和声的作曲,一个必要条件是,需受过较长时间的专业训练。

所以,当时情况,能够进行新音乐创作的作曲人才极为稀少,能够驾驭如此体量作品的专业人士更是罕见。他们有,但基本上在上海、北京、南京(后是重庆)这些地方,而且人数极少。

细数如下:萧友梅、江文也、黄自、陈歌辛、马思聪、谭小麟、江定仙、任光、贺绿汀,至于别的,或许因为别的方面的能力、贡献,在音乐界有名气,但论作曲上的技术能力,也就基本上只此而已了。此刻,或许有人可能会提到沈心工。沈先生是学堂乐歌时代的人物,贡献主要体现在近现代新音乐教育和普及方面,作曲上引进、编配的多,还属于学步期。

以上罗列大致9位,论及在1939年之前在专业领域的表现,已经可以说是比较活跃的,得到了社会认可的一流音乐家、作曲家了。那么,回到文头的问题上,这些在专业领域已有所建树,能力水准基本上都在星海之上,或者说绝不弱于星海的作曲家们,为什么不是他们写出了《黄河》,而是刚从海外回来不久的冼星海呢?

这,就得要一一说来了。

萧友梅(1884——1940),是我国现代专业音乐教育的开拓者,他毕生主要精力投献于教育事业,同时在音乐创作上也有显著贡献。说到在作曲上的能力,留德期间(1916)所作《D大调弦乐四重奏》是我国第一部弦乐四重奏,另有钢琴曲《哀悼引》、《新霓裳羽衣舞》,大提琴曲《秋思》及《问》 、《五四纪念爱国歌》等100多首声乐作品。从驾驭《黄河》的作曲技术角度上来说,曾经作为星海老师的萧先生是毫无悬念的。

关于星海先生与萧友梅先生,有段轶事可资与闻。1928年星海由北平来上海考入国立音乐学院,因家贫无以维系,萧为他安排了文字抄写工作以半工半读。冼星海会吹单簧管,萧友梅带他去报考工部局乐队,因水平不够而未被录取。其实,早在1926年萧友梅在北京大学音乐传习所、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时,就曾为当时在此就读的贫苦学生冼星海安排抄谱、做图书管理员,得些收入来补助生活。

1939年,也就是抗战爆发后,萧友梅先生正在上海的公共租界内“孤岛时期”艰难维持着几经搬迁的“上海国立音专”的教学,直至19401231因病逝世。萧先生晚期心力全放在了“上海国立音专”上。另外,以萧先生的智识、才情、阅历、政治态度等方面来看,《黄河》歌词中的有些词句,我想,他是会有自己的另一番认识的。这里,不在展开。

江文也(1910——1983),这是最近一年多来常令我陷入思索的一个名字。

就作曲技术而言,不用赘述。只单一点,1936年就以一部管弦乐《台湾舞曲》获得柏林第十一届奥林匹克国际音乐比赛中银奖,足以说明。两年后,他的钢琴作品《十六首断章小品》又在威尼斯“第四届国际音乐节”中获奖。此时,江文也的一些作品也分别在欧美各地演出,他成了国际性的作曲家。此刻而论, 专业上,足以做星海的导师。

但为何不是江先生创作《黄河》呢?

我想,就算是《黄河》的歌词摆在他的面前,《黄河》也是唱不出来的。

这,和其人生经历相关。

江文也,在台湾州淡水郡三芝庄(日据时期名称)出生的时候,台湾已经被清政府割让给日本15年了。当时日本在台湾的统治相对来说已经进入了平稳期,江文也所处的环境,接受的教育,全是日式的。包括后来到东京的小学、中学、大学,一直到在日本走向社会后步入音乐专业领域,并很快奠定了自己的业内地位。1938年应邀在北平师范学院音乐系任作曲与声乐教授。此处需要注意的是,1937年“77事变”后,北平已经是在日本人治下了。就江先生在台湾1945年回归前,尤其是在1939年之前的内心的身份认同而言,我不敢妄言,但推想由他来完成《黄河》,我想但凡有点人生阅历的朋友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是能够有个判断的,并且也是能够理解江先生的。在大时代中的个人命运,落叶浮萍一般,是卑微的,谁能自主呢?

黄自(1904-1938),早年在美国欧伯林学院及耶鲁大学音乐学院学习作曲,1929年回国,先后在上海沪江大学音乐系、国立音专理论作曲组任教,并兼任音专教务主任,是中国早期音乐教育影响最大的奠基人。就作曲水平而言,一则1927年的报道,便可以说明,此时距离《黄河》的诞生还有十二年呢。

19277月的欧柏林学院《校友杂志》上登有如下的报道:“黄自的序曲《怀旧》是所有创作的管弦乐曲中的佼佼者。……表现出最佳的配器手法;它同时也是音乐会中唯一令人充分欣赏的作品。”这首作品是中国最早的一部交响音乐作品,也是美国交响乐队演出的第一部中国作品。

另外,1932年暑假,黄自创作了中国第一部清唱剧《长恨歌》,歌词由韦瀚章根据白居易同名叙事诗写作。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黄自与音专师生组织“抗日救国会”,创作了中国最早以抗日救亡为题材的合唱作品《抗敌歌》(后由韦瀚章填写了第二段歌词)。

   1932·二八事变爆发后,黄自为何香凝词《赠前敌将士》谱曲,献给十九路军将士。不久,黄自又创作了四部混声合唱《旗正飘飘》(韦瀚章词),于108由音专学生在广播电台首次播唱,并录制成唱片(胜利54594—B),还被当年大长城影片公司的有声故事片《还我山河》采用为插曲。《旗正飘飘》成为抗战前后音乐会中的保留曲目。

19333月底,黄自率领音专师生在举行了两场“鼓舞敌忾后援音乐会”,并亲自主持报幕,音乐会以《抗敌歌》、《旗正飘飘》为压轴曲目。上海《中华日报》的评论写道:“悲壮激抑,闻者奋起。鼓舞敌忾,可谓名副其实矣。”黄自创作的爱国歌曲还有《民谣》、《切记分明》、《九一八》、《军歌》、《学生国货年歌》、《睡狮》和《北望》等。1937年“七·七事变”,抗战全面爆发后,黄自作《热血歌》(吴宗海词),发出了“四万万同胞啊,洒着你的热血去除强暴”,“拼着你的热血去争光荣”的呼声。黄自曾满怀激情地说:“现在我写抗敌歌曲,希望不久再能写庆祝抗战胜利的歌曲。”不幸的是,《热血歌》竟成其绝唱。翌年(1938),爱国抗战歌咏活动的倡导者黄自英年早逝。

以黄自先生的技术水准驾驭《黄河》,是没有悬念的。精神思想与意识状态呢,创作《黄河》也是上佳人选。只可惜,天不假年!我甚至想,假如《黄河》是黄自所作,那后来的诠释者们仅就从技术的角度来说,相信也会有更多的感佩。

再说到陈歌辛(1914——1961),这是中国1930年代著名的流行音乐人,是后来著名作曲家、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作曲之一陈钢的父亲。陈先生留下的著名的作品有《玫瑰玫瑰我爱你》、《凤凰于飞》、《恭喜恭喜》、《夜上海》、《蔷薇蔷薇处处开》等等。少年时,曾师从德籍犹太音乐家弗兰克尔学习音乐基础理论及声乐钢琴、作曲、指挥。但学习时间不长,以后的成就全他自己坚持不懈地勤学苦练。

先生是一个把心交给音乐的人,他创造了中国新音乐史上的许多第一。他创作、指挥了中国第一部音乐剧《西施》,又与知交吴晓邦一同合作,创作排演中国首部系列抗日爱国舞剧《罂粟花》、《丑表功》、《传递情报者》和《春之消息》,社会反响强烈。

陈歌辛一生除曾经短暂在香港工作过3年和最后被投进劳改农场4年外,一直在上海。陈歌辛具备驾驭《黄河》的技术能力,但缺了空间上的机缘。

马思聪(1912——1987),是我国杰出的小提琴演奏家、著名的音乐教育家、创作体裁宽而多产的一位著名作曲家。1923年,11岁时留学法国,先后于南锡音乐学院、巴黎音乐学院学习小提琴。1929年初,在香港、广州、上海等地演出,被誉为音乐神童1930年赴法学作曲,1932年回国,任中国第一所现代“私立音乐学院”院长。此后担任过乐团指挥、大学教授、音乐系主任、音乐院院长等,1950年任中央音乐学院首任院长,并兼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音乐创作》主编等职。

从一位作曲家角度来说,马先生在长达半个多世纪内,涉及小提琴音乐、交响音乐、协奏曲、大合唱、室内乐、钢琴音乐、歌剧、舞剧、艺术歌曲、群众歌曲多个领域。以他的小提琴作品在中国近代音史上影响最突出。主要代表作有小提琴曲《内蒙组曲》、《西藏音诗》、《第一回旋曲》、《牧歌》、《秋收舞曲》、《山歌》、《双小提琴协奏曲》,交响音乐《山林之歌》、《第二交响曲》,大合唱《祖国》、《春天》,舞剧《晚霞》、歌剧《热碧亚》等。小提琴曲《内蒙组曲》是马思聪的成名之作,作于 1937年.尤其是其中的《思乡曲》和《塞外舞曲》已成为饮誉中外的优秀中国小提琴代表作。

抗战时期,马先生主要在华南、西南等地演出、教学、创作。1938年,逃难香港,写出《F大调弦乐四重奏》作品10号。1939年,抵昆明,到澄江在内迁的中山大学任教。写出《降B小调钢琴奏鸣曲》作品 11号。马先生与星海先生的出身环境、人生际遇差别太大了。

谭小麟(19111948),1932年入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主修琵琶与理论作曲7年,是三十年代音专的才子。音专学习期间创作了《子夜吟》、《湖上春光》等民族器乐曲,搜集、整理了大量苏南吹打乐谱,组织了“沪江国乐社”,在抗日救亡运动中,他积极参加上海进步音乐界联合举办的援绥音乐会等进步活动。以其此时的技术能力,作为黄自先生的高足,驾驭《黄河》,是可以胜任的。

1939年谭先生以出色的专业水准先入德国柏林音乐学院,再转美国耶鲁大学音乐院深造,曾以《弦乐三重奏》获杰克逊奖。1946年学成归国,出任母校理论作曲系教授兼主任。 在美国期间,经常举办中国乐器独奏音乐会,创作了《小提琴与中提琴二重奏》、《罗曼斯》(中提琴与竖琴)、《弦乐三重奏》、《自君之出矣》(独唱)、《别离)(独唱)、《鼓手霍吉》(无伴奏男声四部合唱)等作品。

20世纪中国音乐史上,谭小麟是个闪闪发光的名字。若要追索中国对二十世纪西方现代音乐的引进,更不能不提到谭小麟。痛惜的是,37岁时病逝。当时有人把谭小麟的英年早逝与莫扎特年仅36岁就停止天才的歌唱相提并论。 假如谭小麟创作《黄河》,相信会是一部现代音乐佳作。

江定仙(1912——2000),出身于湖北汉口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其父参加过辛亥革命,与不少革命党要人关系密切。1928年到上海正式学习音乐。先在上海艺大音乐系,半年后转入上海美专音乐系。1930年考入国立上海音专,随黄自学习理论作曲,随吕维钿、查哈罗夫学习钢琴,直到1934年。6 年的学习,在音乐理论、作曲方面打下了坚实的的基础。

1934年,俄国作曲家齐尔品(即A.N.切列普宁)来华征求中国风格的钢琴曲,他以《摇篮曲》获二等奖(贺绿汀的《牧童短笛》是一等奖)。他早期的电影插曲《新中华进行曲》(电影《生死同心》主题歌) 和《岁月悠悠》以及爱国歌曲《打杀汉奸》、合唱曲《为了祖国的缘故》等,曾广泛流传。1934年秋到陕西省教育厅工作,任编辑。 1939年后,在重庆教育部音乐教育委员会当编辑。1940年后先后在国立音乐院、湖北省立教育学院音乐系教授作曲,1950年后在中央音乐学院任作曲教授、作曲系主任、副院长。

以江先生在1939年之前的技术水准而言,驾驭《黄河》是没有疑问的。但江定仙先生相对平和安顺的生活环境,波澜不惊的人生经历,缺少了与《黄河》有可能的交集。

任光(1900——1941),生于越剧之乡浙江省嵊州市,从小喜爱民间音乐,中学时已学会拉二胡、吹铜号、弹风琴,有“小音乐家”之称。中学毕业后入上海震旦大学。1919年到法国勤工俭学,入里昂大学音乐系学习,1924年毕业。

在越南工作3年后,1927年回国,参加左翼剧联音乐小组及歌曲作者协会。1928年,在著名的上海法商百代唱片公司任音乐部主任(这是一个需要专业水准和领导能力的职位,待遇地位上是“金领”),从事创作歌曲并为电影、戏剧配乐。

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与聂耳冼星海等一起,发起组织剧联音乐小组和中国新兴音乐研究会,创作《渔光曲》。1934年创作了著名的《渔光曲》(同名影片插曲,周璇主演并主唱)而一举成名。1936年创作《打回老家去》等救亡歌曲,流传甚广。19378月,再度去法国,进巴黎音乐师范学校进修。组织领导巴黎华侨合唱团,出席有24个国家代表参加的反法西斯侵略大会。所作《中国进行曲》被辑入《世界革命歌曲选》。193810月回国,在抗日救亡音乐活动中,创作了《月光光》、《新莲花落》、《大地行军曲》、《打回老家去》、《高粱红了》等40余首极有影响的抗日救亡歌曲与电影歌曲。此外,还创作过歌剧《台儿庄》(《洪波曲》)的音乐。19398月,去新加坡开展抗战宣传华侨歌咏活动。19407月,任光跟随叶挺将军从重庆皖南参加新四军皖南事变时不幸牺牲。

     以任光的专业能力来说,技术上不再星海之下。就其人生经历和精神状态来说,和《黄河》有较大的交集,只是无缘而已。

贺绿汀(1903——1999),湖南邵阳人,这又是一个鼎鼎大名的人物,因其在中国新音乐史上的杰出贡献,因其长寿(一生基本上是一个比较完整的20世纪),或还有政治上的原因,他的现时知名度在以上9位前辈中排在前列。

贺绿汀大概在1912年开始学习音乐,1923年以第一名成绩考入长沙岳云中学艺术专修科,攻读绘画与音乐,1924年秋毕业留校任音乐教员。1931年考入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选修钢琴与和声学,课余翻译《和声学理论与实用》。1934年在俄国作曲家齐尔晶举办的征求中国风味钢琴曲比赛中,他以《牧童短笛》和《摇篮曲》分别获得一等奖和名誉二等奖。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他的译著,百代唱片公司为他的获奖作品灌制唱片发行海内外。

1934年进入电影界,在明星电影公司任作曲股长,他的电影配乐在30年代曾名声大作,他配乐的电影《乡愁》、《十字街头》、《马路天使》、《古塔奇案》、《都市风光》、《船家女》、《胜利进行曲》、《青年中国》、《春到人间》、《荒村夜笛》、《夜曲》等20余部,其中插曲《春天里》、《四季歌》、《天涯歌女》至今仍久唱不衰。

   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参加上海文艺界抗日救亡演剧队,奔赴武汉、郑州、西安等地演出,到达山西临汾,在八路军办事处创作了不朽的抗日战歌《游击队歌》, 另有《垦春泥》、《嘉陵江上》等,在抗战期间流传海内外,至今仍是传唱曲目。 19386月到武汉,参加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所属中国电影制片厂工作。贺先生是1943年到达延安的,49年后长期担任上海音乐学院院长。

 贺先生一生大约创作了三部大合唱、二十四首合唱、近百首歌曲、六首钢琴曲、六首管弦乐曲、十多部电影音乐以及一些秧歌剧音乐和器乐独奏曲,并著有《贺绿汀音乐论文选集》。以其当时(1939年)的各方面情况看,贺先生与《黄河》无缘,是缺少了历史的偶然性。

而星海先生呢,虽然当时留洋归来,尚未在国内奠定自己的专业地位,但以其长期的专业知识储备、业务历练和各种综合性因素(偶然性、必然性,在上一篇文章中我曾专门讲到了星海先生的经历),使的历史永远记住了星海与《黄河》。

通过上面对当时国内音乐界一流作曲家个人具体情况简要的论述分析,我想,朋友们对于第三个问题会有基本的了解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