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育杭育(北方来客)博客

新浪微博:黄山王劲松【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音乐人(作曲、钢琴教师) 大学客座教师 专栏撰稿人 出生于1978年。2002年举办过个人钢琴音乐会,2015年、2016年安徽省文化厅事业单位公招命题专家。 已发表40余万字专业、非专业文论于国内外各类报刊。文字类代表作《再听<黄河大合唱>系列》《大历史视野下的红色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音乐类代表作《我家就在新安江》《好了歌》《老街、老街》。 业余从事钢琴、声乐等专业课教学,有数名弟子在省级以上钢琴比赛上获奖,有数名弟子成功举办钢琴独奏音乐会,有十余名弟子考入国内外音乐院校(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五十二、再听《黄河》之二——《黄河船夫曲》  

2010-08-14 12:5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你到过黄河吗?你渡过黄河吗?你还记得河上的船夫,拼着性命和惊涛骇浪搏战的情景吗?如果你已经忘掉的话,那么你听吧!”

 交响大合唱《黄河》,在瞿弦和先生黄钟般雄浑的朗诵中拉开帷幕,层递推进的精准、恰至妙处的铺垫,能把即使遨游在九天外的神思也在刹那间拉回到黄河上,黄河的浊浪怒涛就在合唱团那骤然爆发的呐喊里瞬间翻卷,千万重浪头,铺天盖地,咆哮而来。

咳哟!——

划哟!划哟!划哟!

划哟!冲上前!

划哟!冲上前!

     ……

咳哟!——

在这绷紧的声音里,铁骑千里跨冰河,人,不敢有一闪念的懈怠。

黄河,即使你从来没有去过,也从来没有通过它途了解,也会在这一刻,感受它的形象,它的伟力——心,已堵到了胸口。

作为整个大部头交响合唱的第一乐章——序曲,打头炮,《黄河船夫曲》以山崩海裂般的船工号子直接入乐,紧张、激烈,一发而系千钧。那种身处绝地,九死中求一生的情形,事后,不由使人联想起古罗马的角斗场,不过,即刻间,好恶、感受,却截然相反——

角斗场上,我们看到的是恐惧、是悲哀,看到的是人之与人的冷酷、残忍竟然可以比之兽类尤过,看到人性(不管是看台上高坐的看客,还是场上的奴隶)至恶之极,已经无可拯救也无需拯救;船夫曲却让我们看到团结、协作,看到勇气、信心和豪迈,看到人类在与大自然的“交流”中人性的光辉,灿烂四射,是一定会“有未来”!

乌云哪,遮满天!

波涛哪,高如山!

冷风哪,扑上脸!

咳哟!——

伙伴哪,睁开眼!

舵手哪,把住腕!

当心哪,莫胆寒!

……

迎过最猛的浪头,渡过最急的湍流——

   我们看到了河岸,

我们登上了河岸,

心哪安一安,

气哪喘一喘。

五十二、再听《黄河》之二——《黄河船夫曲》 - 杭育 - 杭育杭育博客

……

《黄河船夫曲》,是已经艺术化了的船工号子,它的音调直接来自黄河波涛中船夫们忘情的生命体验,也因这旋律是一代一代船工勇敢地直面死亡、牺牲,在急战中发自本能的“应急”反应,而显得原始、裸露、不加掩饰(修饰),像从远古而来——以呈现黄河儿女最本真的底色,不屈的民族精神!

九曲黄河十八弯,有急有缓,急处凶险摄魂魄,缓处悠然挂云帆。冼星海先生在创作此曲上,采用前后呼应的三段体结构。段落长度安排上,第一部分最长,第二部分短,只相当于第一部分的三分之一长度不到,第三部分,极短,两句(我一直以为它寓意了中国抗战的进程,或者说与防御、相持、反攻三阶段的时间长度是惊人的巧合),再现了渡河的完整过程——

开始,船夫们渡河时拼着性命与波涛搏战的情景,节奏紧,旋律急,充满了战斗的力量。

中段,看见了河岸,登上河岸的愉悦、轻松的心情,曲调舒展、开阔,抒情性强。

最后,再现开头,象征着战斗的不断性。

 船工的劳动号子由江湖而庙堂,经风历雨,跨域了半个多世纪的时空。现在平常在音乐厅、剧场听到的《黄河船夫曲》已非当年星海先生的原版。

在超过70年的演唱过程中,经过后来者陆续的一些整理、加工、处理,精打细磨,不断丰富,渐趋完美。总谱基本上固定成在1975年纪念聂耳逝世40周年、冼星海逝世30周年音乐会上中央乐团的演出版本。这其中尤以指挥家严良堃先生的诠释最佳,最为权威、典范。

《黄河》交响大合唱的历史地位毋庸置疑,《黄河》的高度早已凝成高峰,不可逾越。但,以学习研讨的角度,具体到细处,就《黄河船夫曲》两版相较,原作,虽然从立意到手法独特新颖,技术上来看,还是简陋、单薄了些。

作为一个混声合唱曲,创意有余,结构层次、声部安排、立体性、层次性略显不足。这也难怪,它产生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应运而生,囿于当时各方面异常艰难的客观条件(就音乐创作而言,当年的陕北的确是一穷二白,能演奏和声性作品的乐器更是想都不用想),是时代曲,又是急就章,来不及深思熟虑,难尽善尽美。

不过,我有时与人戏言,假如星海先生当年的原稿就是今天的样子,估计效果要打折扣——复杂些,难度大,不利于当时全民抗战的群众路线(估计搞业余合唱指挥有同感)。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