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育杭育(北方来客)博客

新浪微博:黄山王劲松【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音乐人(作曲、钢琴教师) 大学客座教师 专栏撰稿人 出生于1978年。2002年举办过个人钢琴音乐会,2015年、2016年安徽省文化厅事业单位公招命题专家。 已发表40余万字专业、非专业文论于国内外各类报刊。文字类代表作《再听<黄河大合唱>系列》《大历史视野下的红色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音乐类代表作《我家就在新安江》《好了歌》《老街、老街》。 业余从事钢琴、声乐等专业课教学,有数名弟子在省级以上钢琴比赛上获奖,有数名弟子成功举办钢琴独奏音乐会,有十余名弟子考入国内外音乐院校(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五十一、再听《黄河》之《黄河之水天上来》  

2010-06-27 23:15: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在那场关乎我们民族生死存亡的伟大抗战中,发生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时光远去,不少事,渐渐沉寂了。

幸运的,变成文字、影像,躺在档案库、图书馆,演绎成传说,活在长巷短弄翁婆婶娘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野叙里;不幸的,可能再已没有人知道它们曾经真真切切,感天动地的就发生在我们如今生活的这片土地上。

这,还不是最不幸的。最不幸的,那些令人伤心难过甚至出离愤怒的,是因种种原因,至今还被遮蔽了真身,以另外的面目误导、欺骗着我们,只因偶然的因素被撕开了真实的一角,但是,我们却可能永远也无法探求到它们本来的模样了。

当然,现在我们偶尔提及,多数情况下,也只是新嫁娘敬酒——浅尝辄止而已。不过,要批判人们的健忘,在当下,显得不合时宜了。试想,“生活天天继续”,有谁整日往深刻里钻,往惨痛里寻?!

说起抗战,细究起来,一件件、一桩桩,有几许能让人自信满满、豪情干云?有几许能让人身心通泰、轻松释怀?又有几许能对眼下的生活,能对提职加薪有所裨益?它,既不能锦上添花,也不能雪中送炭。满眼,满眼,不都是让人痛彻心肺的“悲”(虽然是我们得到了最后的胜利)?!

健忘,或者说有意选择健忘,是再正常、自然不过的事了。身边一哥儿说,我也不愿健忘啊,可我早上一睁眼就得琢磨着交了这月“按揭”还能怎么着把这个月的日子给稍微、稍微体面地混过了啊。呵呵,生活,生活,是天天都得继续、继续……

但,昨天下午,我听瞿弦和先生朗诵《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时候,掉泪了……

 

 “黄河之水天上来,

排山倒海,

汹涌澎湃,

奔腾叫啸,

使人肝胆破裂!
……

自古以来,

在黄河边上展开了无数血战,

让垒垒白骨堆满你的河身,

殷殷鲜血染红你的河面!

但你从没有看见——

敌人的残暴如同今天这般;

也从来没有看见——

黄帝的子孙像今天这样开始了全国动员。”

我在这骤然拉开的时空中,像受洗的圣徒,长长地坐着,那凝在我周身的“黄河之水”上演着千百年来的历史烽烟——

“这是中国的大动脉,在它的周身,奔流着民族的热血”。

“虎口——龙门,摆成天上的奇阵,人,不敢再它身边挨近,就是毒龙也不敢在它身边存身。”

“它呻吟着,震荡着,发出十万万匹马力,摇动了地壳,冲散了天上的乌云”。

......

《黄河之水天上来》是《黄河大合唱》中的第三乐章,形式上叫朗诵歌曲。

朗诵歌曲,有点像我们平常看文艺晚会时碰到的配乐朗诵。不同之处在,朗诵歌曲的音乐与词是一个有机不可分的整体,而配乐朗诵,则一篇朗诵词可以选配多种不同的音乐作背景。打个比方,朗诵歌曲词与乐是真的夫妻一体,而配乐朗诵,词是余则成,乐是翠平,翠平是可替换的。电视剧中,不就是因为第一个翠平不幸在途中摔下崖牺牲了,组织上才又紧急安排了姚晨饰演的“二把刀”翠平。

《黄河大合唱》诞生于抗战最艰难的时段,1939年。刚从武汉来到延安不久的冼星海根据光未然的长诗,在窑洞里用6天时间谱就,计八个乐章。

不过,经常演出的是七个,少了第三乐章——《黄河之水天上来》。

原因什么呢?我的体会,难找到合适的表演人选,容易演砸!

朗诵歌曲,或曰歌唱般的朗诵,说来简单,但真要能达到创作者的那个预期效果,太难了!相对来说,纯粹的唱,容易点,至少,歌唱者的那个演唱,或者说叫“二度创作”,它有作者的旋律曲调,有那个转折起伏,有那个疏密抑扬提示着,引领着。只要歌唱者具备相当的演唱水准,做足功课,基本上可以对付过去,不会出什么大的漏子,至于唱“破了”或“跑了”,那不过是简单的(相对来说)技术层面的问题而已。

而朗诵歌曲不然,它绝不是一般常见的矫揉造作、无病呻吟、装腔作势,也绝不是一般歌者、演员、主播就都可以随意驾驭得了的“常规篇目”。它需要表演者本人要有深厚的学养才能充分领悟创作者的意图、动机;它需要细致入微准确的拿捏住音乐的行进;它需要在歌唱般的朗诵中把对词的掌控、设计并与音乐的合成中达到“天成”;它需要表演者要具有足够好的身体素质(而“学养”与“身体”俱佳在现实中却往往是矛盾的)……

这,都因为,它像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无词歌,是发自心灵深处的歌唱,是创作者专门给“它”的表演者预留,可以无限发挥、尽情施展的华彩乐章。

这么多年来,我只认可瞿先生的《黄河之水天上来》(虽然也有微瑕,如漏字),大概是1990年由严良堃先生指挥中央乐团在香港演出的那一版。网络上另外也有不少版本,有的虽然也是瞿先生、严先生,但感觉不是最佳状态,录音也有些问题,均不理想。至于别的,呵呵,则基本上是爱好者级别,自我陶醉一下没关系。                                                          

《黄河之水天上来》,用民族乐器三弦作伴奏,可以说是人声与乐器的对话,衬上大乐队浑厚磅礴的交响,歌词的内容全由三弦表达出,亦可独立成曲,是一次了不起的成功创新。在三弦里,除了黄河的波涛,还蕴藏着《满江红》与《义勇军进行曲》的音调。在这里,历史与现实交融,使命与豪情并生,黄河之水由天而来。

八章《黄河》,从它问世的那天起,就已经无可争议的成为一座丰碑,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峰,成为我们民族精神的化身。

    黄河,不朽!

 

  评论这张
 
阅读(12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