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育杭育(北方来客)博客

新浪微博:黄山王劲松【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音乐人(作曲、钢琴教师) 大学客座教师 专栏撰稿人 出生于1978年。2002年举办过个人钢琴音乐会,2015年、2016年安徽省文化厅事业单位公招命题专家。 已发表40余万字专业、非专业文论于国内外各类报刊。文字类代表作《再听<黄河大合唱>系列》《大历史视野下的红色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音乐类代表作《我家就在新安江》《好了歌》《老街、老街》。 业余从事钢琴、声乐等专业课教学,有数名弟子在省级以上钢琴比赛上获奖,有数名弟子成功举办钢琴独奏音乐会,有十余名弟子考入国内外音乐院校(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五十四、再听《黄河》之四——《黄水谣》  

2010-12-03 10:1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水奔流向东方,河流万里长。
                       水又急,浪又高,奔腾叫嚣如虎狼。
                       开河渠,筑堤防,河东千里成平壤。
                       麦苗儿肥啊,豆花儿香,男女老少喜洋洋。
                             ……

 交响大合唱《黄河》,从前唱,现在唱,将来,相信还会唱。

《黄河》的成功,或者说,星海先生的成功,这种“幸运”,令作为音乐人的我,“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实事求是的说,星海先生音乐上的专业技术水准与其同时代的作曲家相比,算不上拔尖,随便列出几个,专业上的修为也要在他之上,比如,黄自、谭小麟、江文也等。但,星移斗转七十载,更多的的人记住了《黄河》,更多的人记住了星海,而黄、谭、江诸先生只是在比较专业的领域偶被提及。

王立群先生说,成功是人生的幸运。

然也。

勿论当下“成功”的定义如何多元,年过三十,经十余年羁旅砥砺,这句话常能引起我片刻或半晌的沉思——想想那些已成历史的大小人物,想想身边过往的故交新朋、熟悉的人,再捎带审视一下自己,设身处地的问一句“为什么,会怎么办”?心中自然也就多了一分理解,增了一份释然,更能以比较客观的平常心来待人对事,并尽量走好自己脚下的路。

我听《黄河》,十几年,从一部高山仰止、神化了的作品到越来越近的能够感受它的跳动、呼吸,进而丢掉一切顾虑把它放在一段比较漫长的时空衡量、比对,去碰触相对较深的底里,交流自己的感受体会,《黄河》愈来愈加真切了。《黄河》在大时代、小环境中诞生,由草根而殿堂,《黄河》的故事早已经超越了作品本身。

如果把音乐喻以性别的话,《黄河》前三乐章整体音乐形象呈现的都是阳刚——在漫天的交响里,那有伟岸的身姿,遒劲的臂膀,顶天立地的坚定,就在你我的面前。

而第四乐章《黄水谣》,则荡开笔墨,采用歌谣式的三段体,开头部分,以素朴温婉的音调,描绘幸福烂漫的田园场景,表现天地自然和谐共生——这是国人千百年来所向往和追求的诗一样的生活(存)状态啊。

不过,放眼史册,几千年老大帝国,我们这个可怜的民族,不是被皇(王)权黑暗专制的暴政奴役,就是遭受外敌入侵而带来的凌辱。“桃花源”,只在文人的笔下,现实中何曾有过?

或有人言什么“盛世”,但即使有过几个短暂的所谓的“盛世”,只要脑袋瓜不是被彻底“泡”坏了,去稍稍翻翻书,也知道其实那只不过是皇家和权贵们的盛世而已,几曾见过寻常百姓真正安享过直腰伸腿的欢乐——顶多只是一时暂免离乱的“太平犬”罢了。然而,哪怕就是这样,在有限的好像是“麦苗儿肥啊,豆花儿香”之类的“祥和”、“康泰”的节点上,也会“男女老少喜洋洋”(这恐怕也是历史在不断陷入轮回的一个原因吧)。

总之一句话,只要还能活!

可是,对于芸芸众生而言,卑微的一厢情愿从来是靠不住的。可以想见的情况是,幻想着为患作恶的“魔鬼”悟道成佛,只能祈望,不能指望——求活亦不可得!

五十四、再听《黄河》之四——《黄水谣》 - 杭育 - 杭育杭育博客

进入第二部分,旋律陡转,情绪突变——从明快、欢欣而缓慢、悲伤。

             自从鬼子来,百姓遭了殃!
             奸淫烧杀,一片凄凉,
             扶老携幼,四处逃亡,
             丢掉了爹娘,回不了家乡! 

节奏拉宽,变得沉重、迟滞,音调沉闷、压抑,整个气氛与前段形成巨大的反差。山河破碎遭践踏,覆巢之下无完卵,水深火热,亡命离散。

其实这种情形,在我们华夏的历史上,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只是,令人感到恐惧和费解的是,悲剧竟屡屡重演。而且,隋唐以降,代代不免。(应该深思,应该反省啊!)

               “自从鬼子来,百姓遭了殃!”
         ——是仇怨、是怒火、是控诉,是已再无退路,绝境之中发恨声!
              “丢掉了爹娘,回不了家乡!”

          ——歌声悲鸣,无底的哀伤,凄凄惶惶,“乡”音落在极不稳定的角音Mi(3)上,以貌似骨干音的时值长度出现(在汉民族音乐中,角调式极少使用,角音用在一个乐段的尾上则更为罕见),本身寓意非同一般。

    结尾,第三部分——“黄水奔流日夜忙,妻离子散天各一方! ”是第一部分的浓缩再现,音乐在结构上与开头形成呼应。黄河水,奔腾依旧,洗劫之后,满目疮痍,一派破败凄惨景象。歌声在疲弱、若泣、平稳、低沉的情绪中结束,天空灰暗,心都唱碎了……

《黄水谣》,作为大合唱中的第四乐章,最早是以齐唱的形式出现,1975年定型成男女混声合唱,同时,它也经常成为女声中、高声部的曲目独立出现,是一首不论在群众歌咏,还是学院中久唱不衰的声乐作品。

最后,让我们再从朗诵开始,聆听这首民族的哀歌吧——

                     是的,我们是黄河的儿女!

                     我们艰苦奋斗,一天天地接近胜利。

                     但是,敌人一天不消灭,我们便一天不能安身;

                    不信,你听听河东民众痛苦的呻吟…….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