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育杭育(北方来客)博客

新浪微博:黄山王劲松【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音乐人(作曲、钢琴教师) 大学客座教师 专栏撰稿人 出生于1978年。2002年举办过个人钢琴音乐会,2015年、2016年安徽省文化厅事业单位公招命题专家。 已发表40余万字专业、非专业文论于国内外各类报刊。文字类代表作《再听<黄河大合唱>系列》《大历史视野下的红色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音乐类代表作《我家就在新安江》《好了歌》《老街、老街》。 业余从事钢琴、声乐等专业课教学,有数名弟子在省级以上钢琴比赛上获奖,有数名弟子成功举办钢琴独奏音乐会,有十余名弟子考入国内外音乐院校(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十七、 叫 声 妹 妹 泪 莫 流   

2009-10-09 22:0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异地谋生,算起来也有些年头了。

像是当下许多城市为了立竿见影“园林化”,而不惜人财物力从郊野移栽来的大树,虽然生长并扎下根来已算不上多大问题,但终归不是“原住树”,哪怕春来新生了树荫,这“外来户”的身份,是遮不住的。

曾很是“羡慕”周围一些生于斯长于斯的旧友新朋。偶听某某日前巧遇了当年“同桌的你”,某某说周末刚刚初中同窗又一起买了个醉,便心中一悸,矫情地在心底里暗唱了句戏文:哪里寻得我的故人哟?说不清的真真假假的惆怅,哼两句“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之类的曲子宽慰一下自己,其实没啥,也就是性之所至而已。我们身处的时代,“漂泊”(或者说人员自由流动)早已成生活常态了。真正让人揪心的,倒是那些“非常态”下的被迫的背井离乡。

古往今来,这种“非常态”,可以说,几乎从来也就没有停止过。“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有漂泊的人,也就必定会产生漂泊的歌。上世纪八十年代新创作的民歌体男声独唱曲《叫声妹妹泪莫流》(选自大型民间歌舞<黄河儿女情>又名《新编走西口》)即属此类题材,我以此曲为众多“新民歌”①中的上品。

前奏,借鉴并运用了中国传统戏曲音乐中为酝酿情绪、烘托场面而惯常采用的紧拉慢唱的手法,糅合了西洋歌剧、音乐剧等艺术形式中比较多见的加和声伴唱衬托的技巧,使得音乐的立体感得以加强,一改中国民族音乐普遍偏重旋律线条,轻和声织体层次等方面的现象,在音乐的结构形式与旋法上明显的体现出了作品的时代气息。

抬头(独唱),是撕心裂肺的一声凄惶呐喊,九转十八弯,“叫一声妹妹泪莫流, 泪蛋蛋也是哥哥心头的油。”从高八度的羽音上二、三音一组,多不过四音(其中一个且是民族五声调式中的色彩偏音),整体呈四层螺旋状下行,给人一种“十八相送频回首”的意境,再回落在低八度的羽音上。高腔,穿云裂帛,似是被用尽了全身力气挣扎着抛上了九霄的巨石,那落地可要地动山摇。几处“句读”点,依次是徵、羽、商、羽,跌宕回环,句句“抓挠”在心坎上,表现出鲜明的山西民歌旋律中多用上下五度进行的特点。

 “实心心的哥哥不想走, 真魂魂还在妹妹你身左右”。这第一部分的第二乐段可视为承上启下的过渡乐段,音乐情绪从明亮高亢转为内敛抒情,开始进入细密的刻画人物丰富而又矛盾复杂的内心世界中。想想啊,想想啊,此情此景似曾有。 “其实你不想走,其实我拉不住你的手”,现实生活中的残酷,有时会让人彷徨,甚至无助。其实,许多时候,谁也拉不住彼此的手!

令人心碎的序歌部分,接上了中段的万般无奈,“叫声妹妹你莫要哭,哭成个泪人人你叫哥哥咋上路,人常说树挪死来人挪活,又不是哥哥我一人走西口”。人,终是要走了,但,心却是被拴牢了。可,又能如何呢?当一方水土不足以养活一方人时,“走西口”也许就是最后的唯一选择了。当然,这“西口”已不再是狭义的具体某一方向,而是指所有的布满艰辛与苦难,梦想与希冀的征途。

源于山西北部与内蒙交界的这块蕴藏着深厚的历史人文内涵的土地上的“走西口”(‘口’的称谓来自长城的隘口)系列民歌,传自望夫的崖畔,传自盼归的村口,从古至今,多以女性的口吻一代代传唱。这些哀歌怨曲唱出了“九曲黄河十八湾”,以它独有的艺术魅力感动着广大的受众,滋润着众多敏感而多情的心灵。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紧紧地拉着哥哥的袖,汪汪的泪水肚里流”。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苦在心头,这一走要去多少时候,盼你也要白了头”。

“东去的那个黄河呀,北飞的那个雁,走西口的那个哥哥呀,梦见了可撩不见……”②

这些各类女声版的“走西口”,其实已经让人的心“捧”着了,而此刻《叫声妹妹泪莫流》从一向多表现豪迈不羁、雄壮威武的男性的腔体里吼出来,又如此情意绵绵,千折百转,“哎亲亲,哎亲亲,我挣上它十斗八斗就往回走”,强烈的对比,巨大的反差,摧肝沥胆,实实叫人再无力抗拒。

走西口,走西口,不到不得已,谁愿“走西口”?不到难捱处,怎忍“往外丢”?要知道,当年的“走西口”可不比现在所说的外出打拼,再不济,好歹也易得个音讯(通讯发达嘛)。史料有载,抛尸弃骨者多,荣归故里者寡。有新婚别离,此后至死未见;有少年远行,骨肉再难团圆;有年至垂老,依旧天涯流落......此一去,前程未卜,会有多少“十年生死两茫茫”悲情故事。“叫声妹妹你莫犯愁, 愁煞了亲亲哥哥心上不好活”。

歌曲中段,旋律进行起伏较小,舒缓委婉,叙事抒怀,极尽温存,细致而又饱含激情,不吝笔墨,而不见疲落。着重刻画了男性的柔情、细腻,男人的“心有千千结”。“为你码好柴为你换回油,枣树圪针我为你插了一墙头,哎亲亲,哎亲亲,你到夜晚守住大门放开狗”。曲调,一唱三叹,顿挫有致,如“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不舍别离。

“妹妹你莫担忧, 走路我拣大路走,坐船我要坐船舱, 我遇见崖头躲它九丈九。”在这歌曲中间段落的后半部,调式上从C转到G,音乐色彩从忧郁婉约一转而为明亮爽朗。人是多面体,有脆弱的一面,有刚强的一面。男人,不时时刻刻是“硬汉”,也有愁肠,也有牵绊,也会“心有戚戚焉”。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只是更多的时候,不能“垮”,不能“塌”,哪怕强撑着,也要做“梁”、做“柱”,抵墙支瓦,遮风挡寒。

 “这副身板这双手,天大苦活也能受,等到大雁往南飞,妹妹迎我到渡口”。赵越先生创作的歌词,尤得西北民间歌谣的真淳与质朴,塑造了真切的“高原汉子实在,黄河儿女多情”的人物艺术形象,让人看着即不觉嗅到扑面而来的来自大西北高原上的黄土味。景建树先生谱写的音乐很难从中找到明确的山西民间音乐曲调的具体出处,但呈现出的却是深得民间音乐拙朴率真,同时又暗含着丰富的和声变化,令现代听众耳目一新的一个“崭新”的真性情的“民间旋律”形象。由此,这一代一代流传于乡野的曲调题材从形式到内容上得到了提高与升华,从而登堂入室与“艺术歌曲”比肩。

这首男高音歌曲,音域宽,开合大,整体章法布局上的大气磅礴,以及作曲者对中国民族音乐,尤其具体到山西地方民间音乐精髓的理解、感悟,并对西洋音乐理论技术的精妙娴熟的运用,恰到好处的把握,使得作品极蕴民族特征和时代精神。旋律纵横捭阖,在高音区持续较长,辉煌的高音令人肝胆欲裂,驾驭起来尤为不易。呵呵,真真“难”高音,“难倒”男高音。艺术雅俗没有高下,人的见识却有长短。很长的一个时期,民间音乐只能飘散流荡于村野乡间、街头里巷,《叫》,让一些个原本睥睨的眼神为之一震,从众多的新民歌中脱颖而出,具典范意义。

 “叫一声妹妹泪莫流,挣上它十斗八斗我就往回走,往回走”。歌曲结尾,最后的主题乐思再现,与前面开头形成了呼应,在结构形式上显示出了作品很强的传统性。统观全曲,凝结了作者深刻的人文思考,彰显了作者艺术上可敬的探索精神。

搁笔掩卷,思绪随歌声飘远,飘远……

 

注:①  新民歌,主要指新时期以来,根据传统民歌改编或新创作的具有民歌风格特征的各类歌曲。

②  三首民歌选自山西民间歌曲集。

                                                 

    ——2007年3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6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