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育杭育(北方来客)博客

新浪微博:黄山王劲松【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音乐人(作曲、钢琴教师) 大学客座教师 专栏撰稿人 出生于1978年。2002年举办过个人钢琴音乐会,2015年、2016年安徽省文化厅事业单位公招命题专家。 已发表40余万字专业、非专业文论于国内外各类报刊。文字类代表作《再听<黄河大合唱>系列》《大历史视野下的红色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音乐类代表作《我家就在新安江》《好了歌》《老街、老街》。 业余从事钢琴、声乐等专业课教学,有数名弟子在省级以上钢琴比赛上获奖,有数名弟子成功举办钢琴独奏音乐会,有十余名弟子考入国内外音乐院校(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四十三、漫谈音乐:冷眼浮华  

2009-10-25 21:38: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清风入梦,漂游在老柴的行板里。在盛世的浮躁中,满地虚热,沉静而执着难得。

月前,一童弹奏古筝的表演强入我眼,多日忘之不去。如果不听音响,不究内容,只论当时模样架势,瞑目顿足,左摆右摇,仿佛前辈大家,招招式式,尽是范儿。台下诸人,不知真假的“喝彩”,唯孩童父母的笑脸,看得出没有掺杂的真诚。

时常为人夸赞的“小大人”,其实值得怀疑。十岁不到的孩子弹那样宏大深邃的作品,那样的神情姿态,呵呵,就像是小牛犊拖大卡车,只能说是图个自己个儿的动静,引人看稀奇罢了。刘诗昆先生在一次讲座上曾说,过于早熟的,基本上可以下断语,那就是过早报废。看满身稚嫩的孩子,竞“老道”到如此境地,大师状,我心中隐隐作疼,兀自叹气:又报废了一个!

十几年来,国中学习音乐,学习乐器的浪潮,从大中城市辐射边远城镇,愈行愈烈。以我居住的十几万人口中部地级小城来说,十年前无一家琴行,而今好像十家不止。下辖区县也有琴行或销售点。“喜人”局面,可见一斑,放从前真是难以想象。以往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要的艺术,有如此的光景,作为音乐人,甚感欣慰。

近年来,国际上频传中国青年才俊在各类音乐(声乐、器乐、指挥等)赛事上夺冠获奖的捷报,名单可以开列一大串,着实令人自豪。国内报章传媒时不时渲染又谁谁奏(唱)响维也纳金色大厅,老外们的评价多高多好,为国争光云云。一内一外,红火热闹,大有赶超西欧的势头。繁荣是件大好事,的确值得肯定,但有些若是“营造”出来的,或是“喝高了”描绘的,那还是冷眼理性一些才好。

比如,某大腕进了“金色大厅”高歌,国内多数媒体言如何如何成功,如何轰动了欧洲,并转引几句肉麻的令人生疑的溢美之词,有的还再配上一张来路不明的老外竖起大拇指的特写图片。事后,得知,呵呵,除了外交辞令“加强了双方文化交流,增进了两国人民的友谊”之外,纯是自家掏腰包租了场子,拜码头请“国际友人”和“海外侨胞”来赏个脸,票房没一个大子不说,散场了还捎带外送些漂洋过海的土特产。写到此处,想起民国一故事:有位爱唱戏的小军阀想过下戏瘾,可他这水平连业余票友都赶不上的唱功,荒腔走板、不着四六,没人熬得住往下陪,小军阀自诩是儒将,爱民(兵)如子,不便来硬的,咋办?好办,大手一挥,开场前发大洋,散场再发一遍大洋,“铁杆”戏迷特别犒赏,呵呵,观者果然如云耳!

“高贵”的“金色大厅”,其实和我们过去现在的戏园子、展览馆、会堂、剧院差不多,不是什么“麦加”、“耶路撒冷”,管你是名角还是票友,只要出得起Money谁都可以上去亮亮相。唯有那硬碰硬靠卖座的“可持续”、“生态”的商业演出,才和艺术水准直接相连。就说在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与我们的将军歌唱家宋祖英共唱《爱的火焰》的多明戈,有段时间声音不行了,马上也就不上座。民国后期,一代须生、名角言菊朋和女儿言慧珠在上海唱戏,他一上场,观众就一拨一拨跑洗手间,原因无它,唱作此时已经下坡了。

又,近闻,某处,教钢琴、提琴、单簧管、二胡等诸般乐器,言其一年可考取四级、五级证书,我愕然。要知道,来学的孩子可都是在校学生,不过是利用双休日业余学习,平时课业不轻,这么多曲目即使学的下来又哪里找来充裕的时间练习。学音乐、学乐器,没有足够的练习就指望一日千里、一夜成名,即使再高的悟性那也是靠不住的。以我所知的众多大家、业内翘楚和我自己多年学习和业余教学的经验,一年四级、五级,这样的速度好比是文革期间的“火箭干部”一般不正常。且就眼下流行的考级教材,不论是音协系统还是各学院系统,不过十级,照此一年四级、五级,那岂不是二、三年后即可达顶级,呵呵,“成才”也太快了些!这样的“佳绩”,国内外响当当的专业院校也未闻有之。

还有一些提法,什么快乐学习,什么只有教不好的老师没有教不好的学生,什么好学生是表扬出来的,等等,没一个经得起推敲,嗨,竞还颇有些市场。这些“乡愿”气十足的口号,可以想见那心态、嘴脸,骨头都软了,可悲、可叹。更令人悲惜的是,如此一来,音乐学习,艺术教育,传承培养,呵呵,只有“捧杀”了事。

暑期,各类考级烽起。一天偶然在一器乐考场外见到一行外朋友,甚诧异,其主动说起,受某某所托,因其和考官相熟,请考官高抬手,让某某所带学生全部通过。当时心头一沉,后又有人告知,更有甚,某处为招揽考级和生源,只要来报,交费后通过率百分之百。我想,此类如是个案,考级或还有救。

最后,奉上一言,与诸君共勉: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