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育杭育(北方来客)博客

新浪微博:黄山王劲松【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音乐人(作曲、钢琴教师) 大学客座教师 专栏撰稿人 出生于1978年。2002年举办过个人钢琴音乐会,2015年、2016年安徽省文化厅事业单位公招命题专家。 已发表40余万字专业、非专业文论于国内外各类报刊。文字类代表作《再听<黄河大合唱>系列》《大历史视野下的红色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音乐类代表作《我家就在新安江》《好了歌》《老街、老街》。 业余从事钢琴、声乐等专业课教学,有数名弟子在省级以上钢琴比赛上获奖,有数名弟子成功举办钢琴独奏音乐会,有十余名弟子考入国内外音乐院校(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二十六、摘 石 榴  

2009-10-11 09:5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得回故乡了!

最近,常常想起一支歌,和几个人,像是一部古老而又时尚的音乐剧,变换着版本,时常在不经意间跃然眼前,既近且远。二十多年前,懵懵懂懂,有支歌却深深地刻录在我生命的轨迹里,就像家乡的泗州戏“拉魂腔”,“勾人”。听多了,也爱听,跟着,咿咿呀呀,跟着,悲喜苦乐,或许,这就是我最早接受的音乐教育了吧。

女:姐在南园摘石榴,哪一个讨债鬼隔墙砸砖头,

        刚刚巧巧,砸在小奴家头呦。

        要吃石榴你拿了两个去,

        要想谈心随我上高楼,

        何必隔墙砸我一砖头呦。

少时的美好记忆,长大后倍感亲切、温馨与珍贵。这支记忆犹新的歌,就是《摘石榴》,地地道道安徽民歌,淮北民歌,五河民歌,汉族民歌。准确地说,它根植在“古泗州”的地域内,按现在的行政区划来说,大致是皖东北大部和江苏与此毗邻的部分地区。当年唱歌的人,是从未谋面的淮北老乡——蚌埠市的马留柱、曹新云,他们,是当年安徽少数在全国有影响力的歌者。1980年代初,马留柱、曹新云在中央电视台举办的民歌大赛上演唱《摘石榴》,引起全国关注,演唱者几乎一夜成名,《摘石榴》随即被灌制成唱片,在国内外发行。

《摘石榴》中姑娘把“心上人”叫做“讨债鬼”,而不是叫做“情哥哥”,或有人不解,殊不知,这才是最“原生态”的。“情哥哥”,是非常书面的,不过是近年来“现代化”、“雅化”了的一个叫法。如同在陕北民歌里我们常听到 “地上的毛驴狗咬腿,半夜来了你这勾命鬼”中的“勾命鬼”;云南民歌中的“小乖乖”;山西民歌里“亲亲”、“肉肉”、“干妹妹”等等诸如此类“土的掉渣”却真性情、火辣辣,带着浓厚的地域色彩,沁着泥土芬芳的亲“腻”称呼一样。在淮北大平原上,母亲责怪孩子时常常把孩子喊做“死孩子”,写到文字里虽不好听,但从母亲爱怜的口里,浓浓的淮北方言,却透着 “恨铁不成钢”的爱。倘若到姑娘喊小伙 “小冤家”、“讨债鬼”了,多半,呵呵,是已以心相许了。

音乐是世间表达情感的方式中最直接,最直白的(当然,我不是指当下很多流行歌曲中那种空洞的“喊叫”,那已经离人的真实情感很远了),没有矫饰,没有掩藏,其实也矫饰不了,想藏也藏不住,民歌更是如此。民歌中的爱情表达方式是人的至纯至洁的情愫,面对“心上人”的嗔怪,请听歌里“讨债鬼”的回应:

男:我一不吃你石榴我二也不上楼,

        谈心怎么能跑你家里头?

        砸砖头为的是约你去遛遛呦。

“遛遛”,是土话,文雅一点的说法是“散步”,是去“花前月下”。五月榴花红艳似火,灿烂夺目,盛开着,燃烧着,鼓着燎原的劲头。待至中秋时节,从垂坠的枝梢摘下,剥开薄薄的果皮,绽开的籽实在银月下宝石一般,晶莹剔透,七彩斑斓。石榴园,耐人回味,令人艳羡,让人恨不得也想在这不老的传说中“秀”一把。《摘石榴》,平白的没有一点遮拦,骨子里却透着的是热烈,是满腔敢想敢说敢干的豪情。《摘石榴》,可亲、可爱,演绎了一出质朴的乡村爱情故事,展现的是一幅天然去雕饰的纯美的乡野风情画。

女:昨个天我为你挨了一顿打,

今个天我为你又挨了一顿骂,

挨打受骂都为你小冤家呦。

歌词,俏皮而朴实,形象又生动,那份心,那份情,让我想起《诗经》中的一篇来: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音乐上,多数乐句的旋法是先扬后抑,重复变化发展 。是很纯粹的加上了偏音清角(4)和变宫(7)的汉民族七声清乐徵调式,这种调式在表面结构上和西洋大小调式体系中的自然大调式颇为相像,区别就是在旋律的内在进行,骨干音的运用和演唱上的行腔润调上。用淮北方言演唱宛若伦敦郊外庄园里的老绅士说英文,是再正宗不过的汉民族音乐了。

男:听说你挨骂我心难受,

妹妹挨打如割我心肉,

你不如跟我一道下扬州呦。

《摘石榴》,可追朔的历史大概一百多年。和所有的民歌一样,起于垄间村口,在流传的过程中不断被加工,表现形式亦有变化。1950年代初,一位名叫霍锦堂的老人把这乡间的调调改成一出反抗包办婚姻、追求自由恋爱的三人小戏,得到百姓的喜爱。1957年元月5日,在一次民间音乐舞蹈汇演大会上,五河的安华芝和张相千表演的男女声对唱《摘石榴》获演唱奖,之后在华东地区民间文艺汇演中又获得演唱一等奖。1980年代,我深有体会。2001年,在广西南宁举办的国际民歌艺术节上,《摘石榴》作为惟一的汉族民歌登台亮相,熟悉的音乐立刻唤起人们的记忆,全场轰动,获金奖。

女:听说下扬州正中我心头,

打一个包袱跟你一道走。

一下扬州再也不回头呦。

合:一下扬州再也不回头呦

家乡的《摘石榴》,给了我爱的教育,美的感受,能歌且舞,可赏可鉴,是我心中鲜活的经典。

                      

 

 

 

 

 

 

 

 

                                    

 

   ——2007年9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